在線教育“崩潰” 撐住就是“晴天”

發表時間:2020/2/25   來源:時代周報   作者:李靜
[導讀] 線上免費課程層出不窮,家長也聞風而動。多位家長和學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這個被迫休假的假期,他們報了數節不同平臺推出的“公益”課程。

開學的日子遲遲未定,學生宅在家已經一個月了。線下的課桌有多空,線上教育就有多火爆。

擁擠的流量使得在線課程客戶端崩潰事件頻出。

2月24日,由于無法承載超大流量并發訪問沖擊,“學習通”再次系統崩潰,相關話題也登上微博熱搜榜。

線上免費課程層出不窮,家長也聞風而動。多位家長和學生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這個被迫休假的假期,他們報了數節不同平臺推出的“公益”課程。

熱火朝天之下,卻仍有機構“跑路”,線上教育的資金困局并未解決。

2月13日,明兮大語文創始人王嘉樹在給家長的公開信中表示,由于資金困難,公司已停止運營。

20日,一名因明兮大語文宣布停止運營而沒有被退費的家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受到此次事件波及的大約有4000個家庭。

事實表明,在線教育遠不如想象中美好,仍有不少痛點亟待解決。如何留存用戶、完善盈利模式,疫情下的暴發或將加速行業洗牌。

2月20日,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不要被當前的在線教育“火爆”表象迷惑,在線教育機構要重視在線教育的品質,利用“全民在線學習”的機會,給所有學習者更好的在線學習體驗。

“否則,目前的火爆只是曇花一現。”熊丙奇表示。

免費營銷大戰

線上教育流量正在井噴。

數據顯示,2月3日猿輔導免費直播課開課首日,同日在線上課人數超500萬。

截至2月15日,作業幫的免費直播課報名人數突破2800萬。僅2月2日開播當天,作業幫免費直播課的報名人數就增長了150萬人。

此外,全國20多個省紛紛加入釘釘“在家上課”計劃,超過兩萬所中小學、1200萬學生通過釘釘直播的方式上課。

林森(化名)是山東省的一名高中生,從正月十六開始,便在家開始在線課堂。

“除了要聽直播課,老師還推薦我們看一些平臺上的免費課程。”2月24日,林森向時代周報記者說。

像林森這樣在家上課的中小學生,全國有近1.8億人。

2月24日,一位來自廣州的家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一個月的時間里,自己已經給孩子報了五門免費課。該家長表示,其看中的正是“免費”。

20日,民創研究院院長周榮華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免費課程是在線教育平臺獲得客源的營銷手段之一。”

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新東方在線(01797.HK)、學而思網校、猿輔導、跟誰學(NYSE:GSX)等在線教育公司都祭出免費課程“殺手锏”。

熊丙奇認為,在疫情期間,銷售網課的在線教育機構并不多,絕大多數實施的是免費在線教育。這是由防控疫情的現實,以及在線教育機構的“競爭”所決定的。

“現階段主要是引流,他們希望疫情過后,目前的免費用戶,能繼續留下來買單。”熊丙奇坦言。

流量的井噴也激發了對大批教師的需求。

據梧桐果數據顯示,截至2月11日,在線教育行業畢業生需求量較去年同期增幅達89.17%,創近半年最高。

招聘大量人力意味著成本增加,但成本的增加卻不一定能夠得到相對應的客源。


在實際轉化上,上述來自廣州的家長向時代周報記者坦言,目前還在陸續體驗中,還沒有真正花錢報課。“一來是今年花錢會更加謹慎,二來是還有更多的免費課可以上,還能再‘蹭一蹭’,也可以比照一下再決定。”

周榮華認為,免費課程的持續時間還得取決于平臺的現金流情況,短時間內燒錢可以獲得顧客的視線,但長期還是取決于課程的質量。

“有一門免費課程,我打開五分鐘就關了,質量實在太差了,再便宜也不會報。”上述來自廣州的家長表示。

疫情加速洗牌

免費營銷的背后,在線教育的競爭紅海激烈。

事實上,在疫情之前,在線教育公司盈利情況就并不明朗。

像51Talk(COE.US)、流利說(NYSE:LAIX)、尚德機構(NYSE:STG)、網易有道(NYSE:DAO)等在線教育企業仍處于虧損狀態。

12月9日,51Talk發布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報告期內,51Talk實現營收4.092億元,凈虧損530萬元。雖然,虧損幅度收窄,但2019年前三個季度51talk已經累計虧損1.01億元。

其中,獲客成本高企成為在線教育的致命痛點。

2月19日,一位教育機構從業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坦言,如今流量導入線上,但線上也未必撐得住。同時,線上獲客成本非常高,比線下高出不少。

熊丙奇舉例一組新東方近日發布的數據表明,線下機構的付費用戶獲客成本在500-1000元,但線上機構的成本在3000元以上,線上一對一機構更高達5000-1.5萬元。

另據網易科技披露的數據,在線教育公司的平均獲客成本高達1000元,業內轉化率在20%—30%。

熊丙奇認為,相比線下教育,在線教育有突破時間和空間限制的優勢。“但其劣勢也是很明顯的,個性化、交互性差,對學生的自主學習能力要求高。這也是在線教育機構很難找到營利模式、獲客成本高的重要原因。”

2月20日,收購了少兒編程公司妙小程的游戲公司三七互娛(002555.SZ)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用戶的獲客、后期轉化、留存、平臺技術支持等,都是當前在線教育可能存在的問題。

24日,另一位廣州家長則用“大浪淘沙”形容她眼中的在線教育。

“本來我就擔心孩子屏幕時間太長影響視力,線上課更會精挑細選,那些沒什么含金量的,肯定會被淘汰。”

競爭極其激烈的情況下,在線教育機構需要保障有足夠的現金流支撐,才能不被行業洗牌出局。

2月13日,在線教育品牌明兮大語文創始人王嘉樹在家長群中發出停止運營的公開信。

公開信中,王嘉樹坦言由于明兮大語文發展“冒進”,導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時出現融資節奏的誤判,近期未能引入新的注資方,造成了運營資金產生了巨大缺口。

上述受到波及的家長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王嘉樹表示無法退費,然后直接強制大家轉換其他機構與語文無關的課程。”

明兮大語文的困境只是一個縮影,疫情或將加速資金緊張的平臺被淘汰。

2月20日,精銳教育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張熙在接受媒體群訪時表示,一年內,至少60%的在線教育公司會倒閉,因大部分在線教育公司都沒有正現金流,純靠投資,存在泡沫。

在周榮華看來,隨著線上用戶的增加,關注度上升,優勝劣汰的局勢也更為顯著,龍頭具有優質的產品,能進一步積聚客源,且線上邊際成本低,這些都將加速業內洗牌。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