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2020

發表時間:2020/1/17   來源:   作者:
[導讀] 中美貿易摩擦持續,第四次金融危機逐漸展開,數字貨幣走上歷史舞臺,5G等高新技術彎道超車…… 百年一遇之大變局,究竟是誰開啟了碎片化的序幕?
編輯推薦
外貿摩擦了,房產消停了,固投萎縮了,消費透支了,金融泡沫破了,物價上漲了……這幾個關鍵詞是否可以概括2019年的中國經濟全貌?
睡眠、會展、夜間、懶人、萌寵經濟等能否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信息文明進入高級階段,數字貨幣走上歷史舞臺,5G等高新技術“彎道超車”……企業又該如何抓住這些契機?
主要經濟體經濟增速持續下滑,全球經濟也是“妖風”陣陣。“百年一遇之大變局”時代,中國經濟將走向何處?
聚焦經濟熱點難點,本書為您全面分析中國經濟的現狀,預測2020年經濟走勢。

內容簡介
中美貿易摩擦尚未停息,香港暴亂行為持續升級,第四次金融危機逐漸展開,信息文明進入高級階段,數字貨幣走上歷史舞臺,產業領域面臨大洗牌……“放眼世界,我們面對的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抬頭黑天鵝漫天遨游、低頭灰犀牛滿地撒野”,極度不確定的外部環境讓人焦灼感更甚,對中國經濟走勢的認知也愈發迷茫。本書旨在對2020年的中國經濟進行深入解析和預測,探討究竟是誰開啟了破碎化的序幕,指出中美貿易沖突既是終極也是過程,提出中國“三個世界”觀點,帶領讀者穿越重重迷霧,尋找中國經濟新亮點。
作者簡介
王德培
福卡智庫首席經濟學家,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北京大學、浙江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客座教授,領銜完成各級政府、各類企業等一千多家單位的咨詢課題。著有《中國經濟2016》《中國經濟2017》《中國經濟2018》《中國經濟2019》《金融原罪與金融文明》《人民幣的未來》《第四次金融大爆炸》《再平衡——中國的優勢與美國的強勢》等備受關注的預測專著,常年為全國各級政府、著名EMBA學院、央企、大型集團企業開設宏觀經濟形勢、國家地方戰略布局、頂層設計規劃等前瞻性課程。

目  錄
前言:經濟學:算命、預測、腦洞?——社會需要第一性原理
01 百年一遇之大變局”
誰開啟了破碎化的序幕? /003
中國崛起是最大的變量 /007
信息文明進入高級階段 /010
跨國企業全面脫離國家 /014
全球墜入環保“陷阱” /018
02 中國經濟向何處去
多空“6 1”變量博弈 /025
中國經濟面臨四大拐點 /030
GDP 發生“顏色變換” /033
中國形成“三個世界” /037
03 中美貿易戰走向何方
貿易沖突既是終極也是過程 /043

前  言
經濟學:算命、預測、腦洞?——社會需要第一性原理經濟學“科學中毒、量化成風”,走火入魔,竟將人的面相也與業績掛鉤進行量化分析。頂尖雜志《經濟學人》曾刊登一篇文章,研究的是基金經理面部寬高比對業績的影響,得出的結論是基金經理的臉越大,業績越差。“大臉貓”們震驚之余,紛紛表示“躺著也中槍”,網友調侃《經濟學人》成了《神學人》。

本以為這只是一次嚴謹的玩笑,誰承想,沿著這個套路,竟又有了新的“研究成果”。《行長的面部寬高比影響銀行績效的路徑研究》——南開大學和天津外國語大學的學者研究發現,銀行行長面部寬高比通過體現出的權力感影響銀行內部績效;高面部寬高比的分析師,預測準確度更高——西南財大、上海財大、南洋理工的學者合作論文被頂級會計期刊JAR 接受;更有《窄臉當道,寬臉當家》一文紅爆網絡,該文聲稱窄臉在全世界都更受歡迎,甚至憑借畫作就得出結論:就連悲憫的耶穌都是巴掌臉,而寬臉的人則被形容為攻擊性、統治力都更強,并因此得以掌控世界,例子竟幾乎都是影視化的文學形象。從論點到論據,無一不令人瞠目結舌、哭笑不得。本屬科學的經濟學,為何一夜之間竟異化成了算命、相面的行當?
顯示全部信息
免費在線讀
第一章 “百年一遇之大變局”市場經濟、世界貿易、資本金融、科技創新這四大變量極大釋放了正面推動力,也逐漸釋放出負面效應,造就當下看似穿越不了的迷霧,也醞釀了這百年一遇之大變局。其意味著對之前百年格局的“打破—洗牌—重構”的過程,而當下恰恰是破碎化的初級階段。
誰開啟了破碎化的序幕?
“當前,我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1]國際場上,美國一言不合就“退群”,中美貿易戰激烈交鋒,英國“脫歐”騎虎難下,第四次金融危機在新興市場國家率先爆發,民粹主義高漲……一樁樁、一件件大事層出迭現,揭開世界格局的風云突變。國內經濟領域冰火兩重天,產業領域正面臨大洗牌,社會領域焦慮感蔓延,香港以“反修例”為名掀起非法示威和暴力活動……幾乎沒有哪個國家的高層不焦頭爛額,也不知有多少投機分子趁火打劫,更不知有多少曾經的金科玉律出盡洋相,不止于看不懂、看不透,亦無法用經典理論解釋這個世界,更陷入了失去方向的群體性焦慮中。
從1919年到2019年的百年滄桑,有太多的疑問號與感嘆號:既有美國借助第二次世界大戰大發戰爭財的崛起,又有美蘇“冷戰”的冰火對峙,還有蘇聯的解體,更有中國經濟的奇跡般崛起。透過這些表象,我們可以看到,決定這百年走勢的,恰恰是以下四大變量。而這四大變量在這百年里走到了正面的巔峰,并在近年走向了反面。
第一,市場經濟萬馬狂奔,卻也造成全球性產能過剩。正如米塞斯在《人的行動》一書中所言:“市場經濟不負眾望,它每天增加產品的數量、改進產品的質量,產生了空前的財富。”企業就成了組織生產的載體,而市場以價格機制進行資源配置的優化,以致從分工合作到效率提升,全球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迅猛。要知道,1961年全球GDP才達到13659億美元,但到2018年已高達85.79萬億美元,67年翻了近63倍。尤其是歐美,極力推行自由市場經濟,盡管危機如影隨形,卻不可否認它極大地釋放了生產力。僅是石油、土地等資源的市場化,就帶來了經濟繁榮——從沙特到委內瑞拉,靠石油“變現”養活一個國家的比比皆是。但成也石油,敗也石油,不單中東成了爭奪石油的火藥桶,就連委內瑞拉等也在透支完石油紅利后“折戟沉沙”。于是,市場經濟一邊創造財富,一邊也在制造過剩,尤其當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生產更是快馬加鞭。從鋼鐵到煤炭,從造船到化工,乃至某些新興產業等,都紛紛出現全球性產能過剩。即便有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等組織來調節供給、穩定價格,也終究難以抵擋市場經濟陷入越生產、越過剩的原罪中。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說說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評論>>最新評論 [0 條]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