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與狗

發表時間:2018/7/20   來源:讀者來稿   作者:白頭翁
[導讀] 蘇羽的家臨街,一樓是她家開的小面館,家人都住在二樓。透過蘇羽房間的窗戶可以清晰的看見街面上發生的一切。起初蘇羽有些抵觸這個房間,因為晚上睡覺很是嘈雜,讓她心煩...

蘇羽的家臨街,一樓是她家開的小面館,家人都住在二樓。透過蘇羽房間的窗戶可以清晰的看見街面上發生的一切。起初蘇羽有些抵觸這個房間,因為晚上睡覺很是嘈雜,讓她心煩。時間久了她卻有些愛呆在這里了。一個人趴在窗戶上看忙碌的人群、看墜落的夕陽、聽雨打窗簾......都能讓蘇羽的心從繁重的學業中得到一些寧靜。父母很是體恤她,讓她專心學業不用幫襯生意,卻總是使喚弟弟搬東西洗碗擦桌子。弟弟不止一次的質疑自己的身世,都被爸爸笑著踢了回去。

早上的小城還算安靜,風帶著薄荷一樣的清涼拂過這座還在睡夢里的小城。陽光也很溫柔,似乎有些害羞,紅彤彤的還只露出半個腦袋。

突然一陣凄厲的狗叫把蘇羽從夢中驚醒。透過窗戶看到兩個騎著摩托的人拿著蛇皮袋在和那只經常來面館蹭吃的土狗在撕扯,土狗已經被打的滿頭是血,沒了力氣。蘇羽大喊不要,兩個壯漢充耳不聞,麻利的把狗裝進蛇皮袋騎車就走。等蘇羽跑到街面,兩個偷狗賊早已不知去向。

土狗是乞丐的土狗,乞丐是沒名字的乞丐。不知從何而來,不知何時而來,不知年齡也不會說話。他就這么在誰都沒有注意的時候來了,滿身邋遢。蘇羽透過窗子不知多少次的觀察過乞丐,他似乎從沒伸手要過財物,只安靜的翻撿垃圾桶,收集一些礦泉水瓶。身上總是掛著各色的瓶子,叮呤當啷,手里攥著一個黑色塑料袋,蘇羽看見他把路邊被人隨手丟掉的各種傳單塞到袋子里。乞丐很是慵懶,經常躺在墻角翹著二郎腿曬太陽,拿著一個不知從哪來的牙簽在嘴里挑。蘇羽很想下去問問他,吃了什么,還塞了牙。只是,都笑著忍住了。

有一天,蘇羽發現乞丐的背后跟著一只像他一樣邋遢的土狗,很是瘦弱,看起來還未長成。乞丐把自己已經摸黑了的饅頭給它一半,兩個邋遢坐在墻下吃的很是悠閑。自此以后乞丐不再形單影只,影子后面總是跟著一只不知毛色的土狗。


乞丐把袋子掛在了土狗的脖子上,讓它跟在自己后面,兩個邋遢走街串巷翻撿垃圾。

蘇羽升高三了,弟弟也不抱怨家務繁重了。那條土狗也高大健壯了,只是依然邋遢。顯然它成年了。乞丐似乎勤快了,不像以前那樣在墻角一躺就是半天。蘇羽發現他的黑袋子變大了,腳也有些跛。土狗晃晃悠悠的跟在他身后,時不時抬頭看看四周,像巡游的達貴。蘇羽想到如果有這樣的達貴,吃吃的笑了起來。

第二次模擬考試結束了,蘇羽小小的松口氣。難得的趴在窗口俯瞰人流,沒有看見那個勤快的乞丐。

第三次模考過去了,蘇羽有些疲累。看著窗外,心里卻有些莫名的壓抑,總想找人大吵一架,大哭一場。

第四次模考蘇羽考的不是很好,很多平時常做的題都答錯了。蘇羽很是委屈,趴在窗子上默默的流淚,一直到西邊披上晚霞,到夜燈初上。蘇羽突然想起乞丐,好像這么久了,都沒有看見他。問了媽媽,才知道已經很久沒見過他了。他就像來時一樣讓人不知何時不知為何不知去向的消失了。那只土狗卻還在,白天出去覓食,晚上回到它和乞丐的家——那個墻角,睡覺。偶爾來面館叫兩聲,有時弟弟會拿骨頭狠狠的把它趕走。

蘇羽站在街上看著土狗留下的血跡,似乎乞丐也在這里流過血。還是爸爸拿消炎藥給他傷口做的處理。乞丐很是惶恐,連連彎腰。蘇羽問過爸爸乞丐怎么受的傷,弟弟搶著回答說是被偷狗賊打的,最后是狗咬了偷狗賊他們才騎車跑掉。偷狗賊不止一次的想抓走土狗。只是土狗形影不離的跟著乞丐他們沒有機會。

蘇羽突然想起看過的一個叫重返狼群里的一句話:人比狼高等,狼比人高貴。不知道這句話適不適用在狗身上。

反正他們如愿了。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興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