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最深的一次看戲劇

發表時間:2018/7/31   來源:讀者來稿   作者:無有
[導讀] 舞臺是木板搭建的,腳踏上去會有很大的聲響。當武生在賣力的翻著跟斗的時候,竟不免使人有些擔心舞臺是否經受得住。但演員們似乎已經習慣了,仍盡力演出著。

我印象里最深的一次觀看戲劇,是在一個小鄉村。

快過年的那段時間,很多村莊會請戲班子來村里表演戲劇。

演出的地點是在村子的祠堂里臨時搭建的舞臺。

看戲劇的觀眾大多是老人,這對他們來說是難得的節目。

除了村里出一部分錢,出大部分錢請戲劇班來演出的,是村里的年輕人。他們出錢并不是為了看戲,而是為了糾集村里人來賭博。在舞臺的邊上擺張桌子,圍成一圈押牌九。

舞臺是木板搭建的,腳踏上去會有很大的聲響。當武生在賣力的翻著跟斗的時候,竟不免使人有些擔心舞臺是否經受得住。但演員們似乎已經習慣了,仍盡力演出著。

戲劇的高潮是一位老婦人拄著拐杖攔轎告狀,被攔的官員是刑部尚書,而老婦人告的正是他的兒子(刑部尚書的兒子調戲老婦人的兒媳婦,爭執中那老婦人的兒媳婦被推倒,頭撞到墻壁,死了。縣令為了保全刑部尚書的兒子,就把老婦人的兒子抓起來,誣告他殺妻)。


老婦人的扮演者也差不多60多歲,當轎子抬過來,只見那老婦人猛的跪下來,哭訴的唱起來。(其實老婦人的扮演者是真的把那轎子里的人當成可以伸冤,救她兒子命的人,才會演的如此動情)。老婦人顫抖的雙手,悲泣的唱詞,令人動容。她的眼神,每一個神態,仿佛把我也帶進了戲劇中。讓我感到驚訝的是,我看到這位演老婦人的演員滿臉都是淚水,我突然覺得她不僅僅在演戲,而是為了生命中的藝術。我轉過臉去撫平一下情緒。看見站在舞臺一邊的戲劇團的團長,他戴著鴨舌帽和眼鏡,大概四十多歲,衣著很樸素,正出神的看著舞臺的演出,好似告訴舞臺上的演員和他自己,他和他們就是為此而來。生活的條件有時不能選擇,但怎么表演完全是出自于內心的選擇。舞臺再簡陋,環境再吵雜,報酬再少,他們還是堅持和熱愛著藝術。他們的心靈在那個彰顯藝術的時刻是雀躍的,因為那是他們內心里最渴望的事。他們追求的藝術的心靈并未被世俗、環境、生活所同流。

當世事浮華過后,人在回顧自己的一生的時候,可以踏實的想著:我,我做了我自己想做的。而誰說這不是精彩和幸福的呢?假如生命可以重來一次,有誰會懷疑,他們不會選擇這樣過一生呢?

戲結束了,但那一幕卻我的記憶中占據了一個位置,以至于過了十年后我寫下了這篇文章,這是否也是值得他們寬慰的事呢?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