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廣廈何相異

發表時間:2018/8/8   來源:讀者來稿   作者:楊林
[導讀] 2018年盛夏,一個風清氣爽的日子,一個由51人組成的團隊,穿行在莊嚴肅穆的杜甫草堂博物館。

茅屋廣廈何相異

——感懷杜甫草堂


旅游蓉城,一個必需的景點,就是杜甫草堂。

公元759年冬天,杜甫避難入屬,定居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在此寫詩兩百多首,其中就有著名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當自家茅屋被狂風刮破,竟然能替“天下寒士”擔憂,“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情懷著實令人感動。杜甫草堂的維護和重建,正是表達了后世人們對這位“詩圣”的崇拜敬仰之情。

2018年盛夏,一個風清氣爽的日子,一個由51人組成的團隊,穿行在莊嚴肅穆的杜甫草堂博物館。

作為一處紀念遺址,草堂主體建設分為正門、大廟、史詩堂、柴門、工部祠五重結構。大廟為廳堂式建筑,清嘉慶十六年(1811)重修草堂時建立。杜甫曾任“檢校工部員外郎”之職,后人出于尊崇,以此命名。史詩堂為紀念性主廳。杜甫的詩歌創作真實而深刻地反映了唐王朝由盛到衰轉折時期的社會現實,素有“詩史”之譽。此堂南北兩端,分別建有“草堂留后世”“詩圣著千秋”陳列室。柴門原是杜甫草堂的院門,杜甫詩作中常有關于柴門的句子。駐足一重重廳堂,瞻仰一座座塑像,目睹一件件文物,仿佛穿越時光隧道,觸摸歷史風云,感受靈魂洗禮。

最讓我由衷感念的,則是位于草堂博物館東南部的茅屋故居。從外觀看去,正是地地道道的茅屋,十分簡樸。走進茅屋,可見臥房、書齋、客廳、廚房等較為狹窄的房間。其中的陳設非常簡單,不過竹榻桌凳石磨鍋灶而已。如此簡樸的環境卻孕育了彪炳史冊的詩篇,精神世界的豐富與物質條件的簡陋恰好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遙想當年,詩人的茅屋被秋風掀翻,僅有的一點衣物全被雨水淋濕,他如何熬得過那漫長的黒夜?在自身遭遇苦難之際,他又是如何想到“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何時眼前突兀現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這是多么高尚的情操,是舍己為人還是自我犧牲?偉大的抱負和崇高的理想,必然來源于悲天憫人的博大情懷,來源于對自身苦難的凜然超越吧?

絡繹不絕的參觀者不停地進進出出,我靜靜地佇立在茅屋一側,陷入沉思。

相隔一千二百多個春秋,杜甫當年的理想如今早已成為現實,一系列“廣廈工程”付諸實施,廉租房公租房惠及千萬民眾,特別是以商品房為主流的房地產開發突飛猛進,已經把“天下寒士俱歡顏”提升到“天下富士俱歡顏”了!

或許因為物極必反的緣故吧,如火如荼的房地產似乎走向了極端,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就是房價一路飆升,扶搖直上幾乎接近天文數字,許多購房者只能望樓興嘆!“我們都是神槍手,每一套住房消滅一個百萬富翁!”早有人這樣調侃房地產老板。這種狀況如今依然“健在”,不一樣的只是快速換代,升級為“消滅”千萬富翁乃至億萬富翁了!

于是出現了這樣的“怪現狀”:一方面是不少人想買住房而買不起,另一面卻是許多人獨自擁有兩三套甚至數十套新房。據新聞報道,還有某些城市因為庫存了大量的“空置房”,而被戲稱為“鬼城”的。造成這種局面,或許多種原因,但有一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癥結:許多人買房不是用來居住,而是作為一種投資,乘低價買進,待高價賣出,若是機遇逢源,贏利自然可觀。事實上,很多人確實這樣大發了橫財,于是吸引了更多的人加入這種暴利行業,魔術似的房地產炒作也就如脫韁的野馬一發而不可收拾。

于是出現了這樣的呼聲:“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還有政府宏觀調控,市場運作“限購”等等。然而遺憾,似乎收效甚微。據官網報道,今年6月,全國城市房價仍然普遍上漲,有的省市同比上年漲幅高達40%以上,有些新樓盤竟然每平米20萬元!

假若杜甫來到今天,驚聞如此高昂的房價,巡視如此廣大的空房,他會有怎樣的感想?對照《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他會寫出怎樣的續篇?憑著崇高聲望,他一定會被推選為政協委員,對于治理如此怪誕的房地產市場,他會呈交怎樣的提案?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傳來導游的呼喚。我從沉思中回過神來,不得不跟上團隊,惜別古色古香的草堂,奔回熱火朝天的樓群。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