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經年

發表時間:2018/8/26   來源:讀者來稿   作者:黎子安
[導讀] 四年時光荏苒,歲月漸稠,一路繁花似錦相送。淺夏的風,吹拂著靜謐的時光,藏著記憶的青藤爬滿了圍墻,這場長長的故事里包含著:歡快,疼痛,憂傷,彷徨……

四年時光荏苒,歲月漸稠,一路繁花似錦相送。淺夏的風,吹拂著靜謐的時光,藏著記憶的青藤爬滿了圍墻,這場長長的故事里包含著:歡快,疼痛,憂傷,彷徨……,記憶里有著竹邊荷的幽影,有著楊柳岸邊的詩情,有著梧桐細雨下的蕭瑟,還有那一去不復返的,屬于我們的青春。

一夕之念,忽而今夏,一場雨把四季的回憶與念想沐暖了這一座城,雨,永遠是這座城的標識,每一絲細雨里都藏著我們我們在離別時難以啟齒的話語。留戀處,剛好驟雨初歇。雨微涼,素弦愁,說的是二胡的嘶啞可慰籍落葉下的蕭瑟,而雨潤濕了弦,停留的風景染上了時令雨,離別的車站染上了感傷的淚水。在單曲循環的歌曲里,在低調的華麗音符里,思緒與雨紛亂著,纏繞著,無知無覺的拼貼著。有過錯,有過過,總會貪戀此情可待成追憶,可惜只是當時已惘然。在想你的時間里,我的心思幻化成紋,落在你的手心里,呼吸著你的溫度,執手的時光如詩,時間渡口的回眸,我的思念依舊棲息在你的手心紋里。

淺夏時光,校園道路旁的香樟樹的芳香還是如此旖旎,五環操場上昏黃的燈光還是如此寂涼,廣場邊憔悴的梧桐影還是如此素凈,好想再靜靜地看一眼它們的形態,感受一遍這無恙歲月,重拾起屬于我們的青春記憶。西窗下,風遙翠竹,曾一度喜歡在寂靜的夜里,在這走了無數遍的道路上,隨清風放任思緒,與明月對飲光陰,與時間唱一段不朽之歌,不問花開幾許,只問淺笑安然。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終須舍,時間總是在慢慢流走,雨后泡的桂花茶由清變淡,就像是你們的身影,在遠處慢慢變得朦朧。


每當歌對酒,總不忘學校南門那色味俱佳的燒烤,冰鎮的啤酒,總不忘學校前門那吃不厭的炸土豆,辣到直咂舌的泡菜。人間四月芳菲盡,不知女兒城的花海是否已盛開,不知望城坡的涼風是否還習習而來,不知五環的小游戲是否還在繼續,修遠樓最高層的風歲已吹遠,但歡笑情如舊。

過眼年華,誰知江上酒,只不過是還戀著那姹紫嫣紅的云霞,忘不了那份孤帆遠影碧空盡的遼闊,舍不得那杯土家女兒酒,和那盞昏黃的燈光。無可奈何花落去,孤燈夜里寒照雨,欲黃昏,一場煙火終究載不動幾度流年,一枕思念亦預知不了情深緣淺,我們終將在時間渡口望著各自遠去的船帆,卻不忘留下一句“直掛云帆濟滄海,長風破浪會有時”的祝福。

以前,我們總覺得時間會過得很慢,可以肆無忌憚地在陽關間隙里追逐,在青蔥歲月里快意恩仇,帶著一絲青澀,帶著一曲歌謠,帶著一份簡單。駐足處總會有一些痛過的,歡樂的,錯過的風景,時常會不自覺的想起。一首老歌里,有你們那浩蕩的熱度,一盞夕陽中,有你們那娉婷的模樣;一曲清風下,有你們那嫣然一笑。當春緩逝,而夏漸深,愿我們每一個日子都會是蛻變的經歷,每一份甜或痛都會是時間煮酒的過程,每一場暮雪辰楓都會是對生活的從容。

此去經年,相逢一聚是前緣,風雨散,飄緣何處。思念的行囊里裝著婉約的心情,盈滿的酒樽醉了一紙流年,酒醒后,又何處。千里煙波,只想在夕陽緋紅的岸畔旁,書一筆清遠,演繹曾經的感動與溫柔,在長亭蘭州旁,煮一壺濁酒,寄心于明月,念多情自古傷離別。

浮云一別,流水十年間,愿人間的每一場相逢,都是久別重逢。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