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發表時間:2018/9/17   來源:讀者來稿   作者:瀝青
[導讀] 圈邊的雞清叫了幾聲,天還是麻明,屋里面也沒有開燈。老人撥開被子,用攥不緊的雙手撐著土炕,屁股慢慢的挪到炕沿邊,用一只腳向地上摸索著她那雙穿了六年多的鞋,那是老頭子給她買的,如今老頭子去世已經有五年多了...

序:這篇文章主要是有關注到農村的空巢老人,孩子在在打工,老人孤留家中,心中的孤獨抑郁隨時間長年累積,內心變得易碎了,此題目不僅是老人守望家庭,更是呼吁在外的孩子可以守望老人,多給他們精神慰籍。

圈邊的雞清叫了幾聲,天還是麻明,屋里面也沒有開燈。老人撥開被子,用攥不緊的雙手撐著土炕,屁股慢慢的挪到炕沿邊,用一只腳向地上摸索著她那雙穿了六年多的鞋,那是老頭子給她買的,如今老頭子去世已經有五年多了,而她內心對老頭的思念卻是愈加深切了。她用腳將鞋子摸到跟前,轉順了腳位,瘦骨如柴的腳進去就穿上了,根本不用手指頭再去別著后鞋幫。她穿好鞋,摸到拐杖,佝僂著身子去院里弄開了掉著蛀粉的朽門,邁過門檻,她吃力的向山坡走去,轉過彎,房后有兩顆老杏樹,這是她每天必來的地方,因為這兒可以望見去往省城唯一的道路,她還記得五年前孩子離開是的樣子。“媽,等我回來。”為這句話,她五年來日日期盼,從春到冬,寒來暑往,從別人的:你在這兒干嘛呢?到:還等你兒子呢?再到如今的無人問津。而她卻依舊置之不理,自從老頭子去世后,她也很少說話了,不喜歡和別的老婆子一樣拄著棍子坐在向陽的木椽上諞著閑話。如今這個背影下,獨自的凄涼竟然全然化成清風,她可以踩過落葉的尾根,靜守四季;卻等不到歸鴻的書信,冷暖自知。

直到初陽從山邊掠起,在常年的嘆息聲中她挪移到了視線之外,悄緩地轉過身子,拾起棍子,蹣跚的回到家,就再也不出門了,睡著?醒著?沒有人來問,就也沒有人知道了,直到鄰居來敲門,她才開門……

“大白天的雜連門都檔了呢?”

“不想出去嘛!”

“唉,你瞅瞅你,真是……,我兒子帶了些魚回來,估摸著你一個人,給你送來兩條!”

“哦?兒子回來了!”

“可不嘛,過年嘛!”

“對啊,過年了,都快過年了……(失望)”

“你兒子呢,回來不,這也幾年了,他也該回來了,好歹這家里還有個把他拉扯大的人呢。”

“……”

“沒事,你想他,可以視頻嘛,能看見他的,跟真人一樣!”

“是嗎,用手機嗎?”

“嗯嗯,我和我兒子就是那樣說的呢,跟真人一樣的,。


行了,你拿進去吧,我走了,兒子還等著做飯呢!”

她提溜著魚兒回到上房,放到滿是照片的桌上,此時的她并沒有把魚兒放在心上了,她從炕柜的抽屜里翻出一個用手絹包著的東西,她輕輕地吹了一下土,小心的打開手絹,是一部用舊的手機,漆皮都磨掉了,這五年,她用這部手機一直在和兒子聯系,所以她一直都這么保存,生怕摔壞。她雙手捧著手機出了門,尋到了那趙婆子的家里。

“趙婆子,你出來一下!”她倚在大門前,將手機捂在胸口。趙婆子聞聲出來。

“你給我兒子發過去,要用視頻啊!”她將捧在胸口的手機雙手遞了過去,她眼神的那一刻是有光亮的!

“哎呦,老婆子,你的這咋打,這手機打不了,你等會,我去拿我的去,兒子剛買的,你說你兒子也是,不給你買個……”趙婆子將手機塞回來,走的時候還碎著話。她先是怔住了,等眼睛里的光消散后,她低頭看看手機,用兩個大拇指搓了搓屏幕,沒等老婆子出來,她抱著手機靜靜地回家了。回家之后,她依舊閉了門,打開抽屜,找到手絹,包上之后又輕放回去。這幾年孩子的忙,她都懂,她做得就是不讓孩子擔心自己,不給他添亂,真想兒子了,就只有看看那桌上的照片。她不由得走到桌前,撫摸著泛黃的照片,一年,兩年……年年如是,看看當時孩子天真的笑,她手指軟軟的拂著相片中孩子的臉,自己的眼淚不自覺的從腫脹的眼睛中細細的,斷斷的流了出來,從皺著的臉紋上四處劃下,有一滴滴到了昨晚打開還未喝的西藥包里,她顫抖的手指想去移開,卻又將藥打翻在地上,她又急忙去撿,甚至趴在地上去掏桌縫里的那顆藥,等到全部找到,她卻怎么也起不來了,她捂著腰,雙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手撐著地,另一只奮力地爪著桌子的邊沿,一次,兩次……她終是站起來了,渾身的土,她把藥包放在炕臺上。她突然更想兒子了,比以往都想,她打開抽屜,剛要拿,卻又推了進去。她要想的太多了。她又打開了抽屜,拿出手機,按下了兒子的號碼。

“媽?……怎么呢?”

“哦……媽就是想娃了,打個電話問一下看好著么?”

“媽,我這會比較忙,再說這么晚了,明天我給你打來……”電話那頭掛了電話,他掛了電話,可她卻遲遲沒放……遲遲沒放……嘴里嘟嚷著;“明天……可是還有幾個明天呢?”

夜里,她擔心的終是來了,往日的病魔像絲麻一樣緊繞著她的咽喉,她急忙到炕臺翻藥,結果一觸手就摸到了手機,她怔了一下,突然發瘋一樣的把手機摔下了炕,又把所有的藥全部推了下去,她翻身躺著,喘著大口的氣,眼睛瞪的很圓,忽然看見,兩棵杏樹下,兒子剛剛回來,對自己笑著說:“媽,我回來了!”她嘴角上揚,閉著的眼睛里淌出了一滴淚,劃破了長夜,驚飛了房后杏樹上的棲息的飛鴉!

然后?

然后,月亮很圓,兩棵杏樹上只掛著一顆月亮!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